奇书网
会员书架
首页 > >崇关北 > 第十一章 其格

第十一章 其格(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萧然是闷醒的,休戈比他醒得早,正挨在他身边手脚并用的搂着他腻乎,男人蜜色的手臂紧紧拥着他的胸口和腰胯,两个人都是昨晚之后那副几近赤裸的模样,萧然身上的纯黑短衫倒是还在,只是敞着领口什么也遮不住。

萧然背靠着休戈蜷在他怀里,下身赤裸紧挨彼此,他甚至能清晰的感受到休戈晨勃的性器就抵在他的臀缝上,精神抖擞的东西在夏日的清晨格外烫人,萧然睡眼惺忪的打了个呵欠,毫不在意的继续同他大大方方的依偎在一起。

睡到自然醒的餍足感总是令人格外舒适,萧然下身只有一点酸,休戈昨晚算是体贴之极了,自始至终都护着他的腰背没让他累到,情事再酣畅也只做了一次,没折腾没内射,事后又替他用热水擦净身子,萧然现在浑身上下都清清爽爽的。

肢体相拥的动静伴着衣料瑟缩的响声出现了片刻,萧然主动翻身同休戈面对着面,墨色的长发和卷曲的褐发纠缠到一起,顺其自然的亲吻是甜蜜且温馨的,并不带有丝毫情欲。

萧然鸦睫轻颤眉眼半合,他放松着睡到绵软的肢体温顺又透入的陷在休戈的吻里,唇齿撩拨,津液浸润,休戈托着他的腰背将他拥得更紧了几分。

他躺在浓密顺滑却硬度适中的绒毯上,以命护他的男人伏在他身上夺走他的气息,萧然全部的肌肉都松弛了下来,眼尾因为没消散干净的睡意而沁出了些许水雾,休戈更进一分低喘着舔过他的齿列,萧然舒服到头皮发麻,修长的指节只能在男人臂上留下几乎浅不可见的红痕。

本就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帐里甜腻的气氛渐渐趋于旖旎,萧然长腿一伸再次主动盘上了休戈的腰,他很痴迷与肌肤相贴的温度,毫无阻隔的亲昵带着不设防备的隐意,休戈从不避讳把咽喉命门暴露在他眼前,无论是红烛喜帐中的第一次还是现在,休戈对他永远是坦诚相待。

萧然不像是被驯服至臣服乖顺的狼犬,他的主动是另一种肆意而为,见到天空的笼中鸟终于得以振翅高飞,萧然终究是拿回了骨子里的那三分野性,他喜欢休戈予给他的快感与安心,所以才开始愈发急切主动的去讨要。

不带情欲的早安吻很快就变了质,萧然仅着的贴身短衫褪到了臂弯,休戈埋去他颈间啃咬亲吻,一双手自他胸前抚去腰间,留恋着两颗小巧艳色的乳首来回抚弄,狼牙与红珠连连碰到一处,萧然仰颈夹腿受用的显出半身浅浅红潮,他绷着腰腹拥上了休戈的身子,指骨抚过蜜色强健的肌理直至摸到一片湿意。

休戈臂上的伤又渗了血,伤口太深忌讳发力,休戈压根不在乎,萧然却不行,他挡开一个劲往他胸前拱的北原男人,哑声勒令他老实躺回原处,情动时的音色颤着几分狼狈的沙哑,休戈嬉皮笑脸的一边给他宽心一边贼心不死,萧然眉心一蹙,一手握着他受伤的小臂抓稳,膝上一顶一撞,结结实实的将他放躺在毯子上。

休戈三分惋惜七分雀跃,萧然对他的关心之意瞎子都能看出来,然而这却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萧然对他动手了,若非是亲近到一定地步,以萧然内敛沉稳的性子绝对不会动他,休戈服服帖帖的躺在毯子上一副被打乖的老实模样,战功赫赫平定部族的一国之君,上马能战下马能治的北原首领,就这样毫无气势也不做任何反抗的歇在了帐子里。

北原的医官们有一个算一个,全都一直很头疼自家这个皮糙肉厚的王上,休戈是钢筋铁骨强健孔武,可人终究是肉体凡胎,该注意的还得注意,海力斯正愁着一会怎么能给休戈灌两碗药下去,狼毒可大可小,眼下是盛夏,蚊虫多疫病多,多加防范总是没错的。

出帐的人却不是休戈,身形瘦削的南朝青年一身黑色窄衣,马裤马靴皆有暗银纹饰,那是休戈惯穿的图案,也是北原王室专用的纹饰。

正值放牧的繁忙时节,海力斯是医官也是一方掌事,这片牧场是他管辖的地方,他与休戈的年岁相仿,也算是光着屁股从小玩到大的同伴,只是他性子稳重些,年少时就离开昭远跟着父母四处任职掌事。

他知道萧然这个人,十年前,休戈十六岁,跟随先王去南朝进贡,南朝与北原算是势均力敌的局面,可南朝守着崇关,崇关山野连绵,富藏铁矿,那一年南朝又开到一处巨矿,铁石如流水一样源源不绝,南朝因而盛气凌人,那年故意宴请诸国国君,看似亲厚实则立威。

说来也是有趣,休戈少年时长得慢,个子一直是他们中最矮的,少时的小王子脾气颇大,始终拿身高当成不高兴的由头,整日上树下河胡作非为,然而从南朝回来的休戈却仿佛变了个人,每日勤练武勤读书,抻筋蹬腿强身健体,附带着还每晚都要喝两大碗牛奶。

又两年后,休戈成了他们平辈中最高大勇猛的人,他们都知道小王子在心里藏了一个心上人,虽然那人远在南朝,但他们总觉得以休戈的心性,他们未来的王后肯定很快就会嫁过来。

可这一等就是十年,休戈二十岁的时候本已打算去提亲,然而那年天灾突至,水源枯竭草场枯死,牛羊死了大半,举国上下民不聊生,他们的先王在赈灾的时候操劳过度撒手人寰,先王后陪着休戈撑到最后,待灾情缓解大半休戈登上王位的时候,也因思念成疾随着夫君去了。

之后就是数年的南征北战,新王要平定部族铸稳疆域,海力斯小时候一直觉得休戈是他们几个朋友中命最好的,生在王族坐拥天下,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后来他才发现休戈的确是最晚扛起重担的那一个,可他扛得是北原天下无数臣民的性命,甚至因为肩上的担子就连少时的憧憬也迟迟不能得偿所愿。

萧然出帐后其实有点懵,他的北原语还在入门阶段,根本无法和休戈的族人正常交流,他想要给休戈弄点药和吃的,想归想但真的做起来还是有点难度。

萧然四下看了一圈,这应该是牧人的一个小居落,没有兵营那种肃杀的感觉,他眼熟的安格沁和其他几个骑手都不在,营地里也几乎没有几个人。

他只能硬着头皮朝蹲在帐门口的海力斯走过去,一边指着休戈所在的帐篷,一边比划着他想要的东西,他倒是会说水这个词,休戈教过他,萧然干巴巴的重复了一边非常不标准的异族语,因为紧张使然,还念错了一个音。

海力斯对萧然的第一眼感觉很好,萧然不似北原人意想中的南朝人,不迂腐不矫情,身上有一种让人很容易产生好看的干练清爽,海力斯摸了摸自己没蓄须的下巴一眨眼睛,浅灰色的瞳仁里隐隐泛出了些许笑意,他起身理好衣襟先朝着萧然颔首行礼,萧然是休戈的挚爱,那就理应算是他半个君主。

海力斯与其他那些挚友兄弟都对休戈抱有一定的歉疚,是他们不够骁勇贤明才让休戈因为国事一拖再拖,南朝新帝打算和亲的时候他们都说干脆趁乱举兵打过去,休戈是北原的国君,是该以大局为重心怀家国黎民,可他们不愿自己的兄弟手足再受煎熬之苦。

好在休戈娶回的那个人不是什么南朝三公主,而是他心心念念数年的那个清瘦影卫,海力斯先前还怕萧然一根筋,不舍旧主把休戈的真心弃之不顾,可当他见到萧然的时候他就立刻安心了,且不论萧然是否情深如休戈,单是这副几近抓耳挠腮来找他替休戈拿药的样子就足以让他放下戒备。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