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赤色信仰 > 第十八章 首长的回忆(四)

第十八章 首长的回忆(四)(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三天过后,战线已不再往前推进,更多的是驻扎在原地,这反而招惹了很多越南丛林的游击队攻击。

在一些战士巡逻的时候,碰到的那些个农民庄稼汉,居然手握匕首冲到战士身前搞突袭,这些游击人员就像当年我们的军民抗击日本鬼子的时候抗击解放军。

严重的是这么一回,战士们在山上巡逻,碰到一位年迈佝偻的老汉在山上农作,战士们没有理会,而是继续往前巡逻,但是当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在前方道路上时,那个老汉却从身后掏出了一枚手榴弹扔到人群当中,巡逻小队的队长当场被炸死,而那个老汉也死在了反击的枪下,这会儿引起了山上游击队的注意,这支小队就被围歼在这片丛林当中。

听到消息后,团部指挥所里的人无不感到愤怒,越南人民已然把解放军当成了敌人,哪怕最初的命令是不可染指越南人民的一砖一瓦,但这次没有人能够再忍受自己的战友被冷枪暗箭的刺杀,军委命令下达,一切抗击我军所有人员,可当场处死。

最让人愕然的,是一位副师级干部在领兵撤离越南境内时被狙击手暗杀成功。这让全体解放军将士都痛恨不已,我们既然已经撤回,他们还和疯狗似地追着我们咬,还不如转回头把他们的首都敲下来!

相比于我们牺牲的最高级指挥官是副师级,越军牺牲的最高级的军官却仅仅是一个上校。

在高平战役的时候,那个所谓的越军高平警备司令拒绝投降,而且还用着当年我们教给他们的游击战术来攻击我们。

白眼狼们挖了壕沟挖地堡,挖了地道挖爬了树,将他们的军队化整为零,利用着喀斯特地貌的优势地形阻击解放军的前进。

面对这种战术,解放军是这群白眼狼的祖宗。南线的司令员命令采取掏老鼠洞的战术进行回击,拉网合围,见一个炸一个,见两个烧一双。

在这种围猎式的战术打击下,某一天战士们搜剿一支越军溃兵时,他们死伤惨重,边打边逃进一个山洞,战士们将山洞包围起来并且对里面喊话,后来从山洞前后出来四五个人投降,但是有一个拒绝投降并且向解放军开枪反击,最后一名战士往里头丢了一颗手雷,战士们冲进山洞时只发现了一具血肉模糊的越军军官。

最后在盘问俘虏时才得知,被击毙的那个越军军官,正是越军高平省军区的上校指挥官,兼任高平警备司令!

不管如何,敌人哪怕是黎笋被击毙,都不值得我们用一个副师级指挥官的生命作为和上天交换人命的筹码!

团长陈用作组织连级以上军官开会,这支英雄团最初是作为先锋团开路,现在又成为了断后的战斗团,可见上级对这支英雄队伍的信任。硬仗难仗,都敢放心交付于这支英雄的战斗部队。

等到所有人到齐时,团长手里夹着一根烟坐在这些军官面前。

“敌人听说我们撤退了,他们就跟狗皮膏药似的粘着追,他们把口号喊得特别响,说是要收复什么失地。”

底下一名少校营长冷哼了一下,嘲讽说道:“收复失地?我不明白为什么要撤,他妈的直接把河内干下来!让他们用牛车收复首都吧!”

底下一团哈哈大笑,并且嘴里还时不时吐出一两句狗娘养的。

“撤什么撤!老子今晚就带队摸进河内,把他娘的黎笋的脑袋砍啦!”

“对,撤什么啊?撤了还怎么给牺牲的战友报仇!”

底下乱作一团。

政委赶紧打住了这些埋怨的话语,陈用作还是平静地抽着烟,而他的大侄子陈列严坐在原地沉默着。

陈用作弹了弹烟灰,平静地说道:“找你们来不是讨论这个问题,大部队已经撤了,这已经是事实,肚子里有气的自己给老子憋着。”

坐上还有些不爽的悄悄话,然后趋于安静。

陈用作接着说:“相信你们已经听说了昨天下午和赵副师长的事了吧。现在我们团的任务是断后,不能再他娘地放过一个敌人越过我们的防线搞偷袭!”

陈列严立马站立回话要补充一个连进行反击。

陈用作没有理睬他,继续说道:“我现在打算将一连和侦察连合并,一连现在的建制只剩差不多两个排,而侦察连也是一样,我把两个连一起合并的目的就是为了反击。”

陈用作弹了弹烟灰,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水继续补充道:“侦察连的军政指挥官都已经负伤不能参加战斗,现在命令,由原一连连长陈列严和原一连指导员刘文清担任新侦察连的军政指挥官,原侦察连一排长张红军担任新侦察连副连长,一排长由原一连一排长陈国新担任,二排长由原侦察连一排长赵方国担任,三排长由原侦察连三排长李江德担任,四排长由原一连三排长邓德华担任。新侦察连给我连夜摸到在我们身后那个狗屁模范团的指挥所,把他们团长的脑袋给我带回来!”

底下有人不服地说道:“一连和侦察连都已经伤亡惨重,为什么还要继续派他们完成这样的任务?!”

陈用作不屑地回复:“那你们八连的任务谁去做?”

那名军官羞怒地坐回原位上。

陈用作继续补充,“我手底下已经没有人手了,你们各自的连队都有各自的任务,总不能让你们干了这么久的活又突然换成别的连队替你们干吧?那样你们熟悉的一切对于别的连队又需要时间去了解这陌生的一切,这要是出了什么问题,谁他娘地替我担着?!”

团长把目光注视到八连长身上,八连长抓着帽子愤愤然地低着头。

“一连和侦察连的战斗人员损失最多,但是这已经是我能够拿出的唯一一支队伍,他们休整了三天,剩下的战斗人员还能战斗吧?”

陈用作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将目光转移到陈列严身上,陈列严立刻站起来回复:“报告首长!一连没有任何问题!”

陈用作把烟头丢在地上,拍了膝盖站起身来,“好,那这场战斗就不能给我们团丢人!”

“还有什么疑问吗?”

陈用作目光一扫座下的所有军官。

他们齐刷刷地站起身来回复:“没有!”

“八连,你们是阻击敌人前进的最前沿,委屈你们一下,到时候接应新侦察连。剩下的没有事就回去吧。”

众人吵杂着离开了位置上。

八连长拍了拍陈列严的肩膀,“老陈,这硬仗又是你的了。”

陈列严没有回话,八连长叹了一口气转身走了。

“给你这个机会去报仇,但是别杀红了眼,只要把敌人的指挥中枢废了就好。”

陈用作手递过一包红塔山和陈列严说道。

陈列严回过神,接过了这包烟,抽出一根点燃,吐出一口雾气说道:“放心吧二叔,老赵走了,没人再能够这么强硬地压制我,我会有分寸。”

陈用作叹了一口气,“他家里都有什么人?”

“一个七十多的老娘,媳妇和两个儿子。”

“以后你就多照顾照顾吧,前提是你今晚得给我完好无损地回来,别他娘的脑子里净是报仇,小心战后创伤。”陈用作又立刻严肃起来,这个矮了自己侄子大半个头,皮肤黝黑瘦小的汉子紧盯着陈列严的双眼。

陈列严咧嘴勉强笑着回复:“不会的二叔,我以后还得给您养老呢。”

“行了,废话不多说,你去侦察连把命令宣读后,把他们都带去你们一连。”说完,陈用作已经回头看着桌子上的地图。

陈列严给自己的团长敬了个礼,这个高瘦挺拔、面容略显清秀的小伙转身戴上军帽离开了团部指挥所,那会儿他还很年轻,也是一个招惹众多少女疯狂追捧的青年军官。

——

陈列严去到侦察连的驻地后宣读了命令,侦察连的战士们都很兴奋,这一次终于可以有一个给牺牲的战友们报仇的机会,每个战士都充满了激情,他们在一场战斗中损失惨重,已经被晾在营地快一个星期,这把干柴总算被点燃,心里头崩发出来的战斗热情极为强烈。

将侦察连带到一连驻地后,陈列严宣布两支连队合并,新连队命名为新侦察连,让所有战士立刻开始准备,于今夜凌晨两点对敌人发动反攻。

等到战士们全副武装的时候,夕阳已经半身藏进山后,一片赤云笼罩半边天,指导员刘文清开始了战前动员。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